<![CDATA[Moronwick - [Uneri]私札]]>Tue, 24 Nov 2015 00:18:41 -0800Weebly<![CDATA[[Douranbu] 序章 + 一日目.暨]]>Wed, 15 Jul 2015 12:32:20 GMThttp://moronwick.weebly.com/uneri3116926413/douranbu_《羽根理的新手審神日誌》

* 無CP,至少不會有和審神者的CP
* 私設審神者有,審神不是人
* 本丸機能大量腦補(依據遊戲畫面及系統)

* ↓以上都沒問題的話↓


<序章.錄取前>

<西元2205年.日本 ???>

「也就是說,為了避免歷史被改竄,我們需要擁有能喚醒沉睡之物能力的你們成為『審神者』,並帶領刀

劍男士回到過去,守護歷史。」穿著套裝的女性坐在桌前說明著。

「感覺很沉重呢——但是,這份工作是公務員,薪水也有保障對吧。」坐在套裝女性對面的少女喝了口放

在桌上的紅茶,指尖把玩著吸管。
她需要這份薪水,能夠提供住處的地方就更好了,而位在哪裡環境又是如何對她來說其實沒有那麼重要。

「是的,如果您有意願的話……」套裝女性在那之後較為詳細地說明了「審神者」一職所擁有的福利、就

職方式等……



回想結束。

請選擇最初的刀劍男士。
投影畫面的頂端這麼寫著。

少女覺得有趣地看著眼前投影出來的畫面,雖然說有聽說過相同的思念有可能培育出複數的意識,但是讓

刀劍的付喪神為自己的本體拍攝自我介紹的短片還是頭一次看到。

該選擇誰好呢?她翻動著頁面。
這些刀過去也被其他審神者們喚醒過吧。以相同的本質生出不同的結果。

停下指尖,她看到了介紹中自己唯一認識的名字。

「那就這把刀吧。」



<一日目.暨>

<西元2205年.豐後國 本丸>

「早上好!……還是該說日安?總之,初次見面,我是羽根理,一名審神者,請多多指教。」依照著喚醒物品思念的方法讓眼前的刀以人類般的姿態甦醒,由於是工作,羽根理顯得有些緊張。
她拘謹地跪坐在榻榻米上,以端正的姿勢向眼前的男人行了禮。

剛清醒的男子呆愣了會,隨即坐起身,配合著也向羽根理自我介紹。
「俺……俺是陸奧守吉行的啦!對了對了,就是大家都知道的坂本龍馬的佩刀,被說是土佐的名刀,但龍馬的時代呀,刀已經過時了。」
陸奧抓了抓頭,緊接著說:「不過,這就是世界的趨勢啊。」

「咦……噗嗤。」羽根理輕掩嘴失笑,她沒有想到對方自我介紹的內容,還真跟先前看到的自我介紹短片台詞一模一樣。

「哎哎?怎麼就突然笑起來了,刀說自己過時真的很奇怪嗎?」
「啊不,只是……」

羽根理才正打算要解釋,一團白絨絨的東西就跳進兩人之間,打斷了對話。

「初次見面,我是魂之助。作為指引者往後還請多指教。」不知從何處跑出的小狐狸來回看著兩人,最後定眼望向審神者:「快一點,接受到了敵人有動靜的報告,請冷靜地處理出陣的事。」

沒想到才剛正式上任審神者的職位就有任務要處理。

「請繼續說明。」羽根理歛起神情,站起身,讓小狐狸引導。


魂之助領著兩人前往據點的出入口,同時跳到旁邊一台不符合時代感的觸控介面上說明。

「進入這個畫面,就能出發到合戰場了。」
順帶一提,這些機器會經過虹膜認證,只有審神者能夠使用。小狐狸補充。

羽根理在選擇部隊的畫面按下即刻出陣的按鈕,介面的一角閃起了亮光。

「接著只要出陣的成員都走出據點,便會自動傳送到合戰場。」魂之助平靜地說明,並靠近門口進行示意:「只有要出陣的成員才能離開。」
魂之助伸出的腳掌彷彿被什麼看不見的東西所阻擋,無法穿出據點的出入口。
一臉好奇的羽根理跟著伸手過去,同樣被透明的屏障擋住:「審神者也不能過去嗎?」
「太過危險了,只有刀劍男士們能通過。」魂之助回應。
「那俺來試試……喔喔,真的可以過去啊!」陸奧的前臂有一半穿過了透明的屏幕,看起來就像是前手臂消失在空氣中一樣。

「那俺就出發啦,指揮就交給儂了!」擺了擺手,陸奧跨出步伐,接著整個人消失在據點的出入口。
「啊,路上小心!」不知道對方有沒有聽到,但羽根理還是說了聲,接著將視線移到觸控螢幕上。

「平安出陣了呢,這裡變成合戰場畫面了。」魂之助繼續說明,「此外出發後審神者可以只用配給的便攜式觸控螢幕觀看戰鬥狀況及發出指示。」
「……我明白了。」羽根理翻了翻口袋,取出卡片大小的觸控螢幕:「配給的……是這個吧?」
她就地跪坐,螢幕上除了戰鬥畫面的實況外,也有目前戰場進度的示意圖。

攝影機到底是從哪裡拍的呢?她忍不住好奇地想了。而且還有各種不同角度的攝影機可以切換。
畫面上的陸奧似乎發現了什麼而停下腳步。

戰場的另一頭出現了兩隻明顯非人也非一般動物的生命體。
乍看之下就像是蛇的骨骸,嘴上叼著短刀,頭頂有兩隻角,身邊還帶著電光。

「……戰鬥會依照機動力高低的順序攻擊……」
魂之助依舊說明著,羽根理一面聽著,視線停在戰鬥著的陸奧身上。
他拔出槍朝敵方射擊,雖然擊中了,但並非致命傷。
叼著短刀的妖蛇竄近,一時之間不知道該面對哪一方的陸奧身上被重劃了數刀。

「可惡……逼俺拔刀嗎!」陸奧左手舉著槍,右手拔出刀揮向骨骸,被擊中的蛇型骸骨連著短刀一起碎裂崩壞。

「喔喔喔!發動真劍必殺了!第一次的戰鬥就發動,真了不起!」小狐狸緊接著說明了真劍必殺的細節,提到真劍必殺在受到傷害後會以一定機率發動時,羽根理不明顯地皺了皺眉。

即使陸奧準確的刀槍擊中了妖蛇,先前的傷勢似乎還是太過嚴重,當短刀又一次刺穿他的身軀,青年連站立都顯得有些勉強。

「行動不便了。」除了攝影畫面本身,陸奧身邊多出了幾台閃爍著紅光的小型機械。
他低啐了聲,從戰場撤退。


* * *


第一次的出陣敗北了。

「唔……可惜敗北了呢,戰鬥敗北的話,將會強制從合戰場退陣。」
重傷的陸奧返回,而面對這樣的境況,身為政府方的魂之助只是繼續著說明。

「嘿嘿嘿,本來就是破破爛爛的衣服了,沒啥大差別!」

對於向審神者擺擺手如此說著的陸奧,連關心的話都還來不及說,魂之助便催著她帶著刀劍男士前往手入室。

「手入需要消耗資源以及時間,本來的話不經過剩下的時間是不行的,使用手傳札就能夠瞬間完成手入。」小狐狸叼著一個木造的牌子交給羽根理,上頭陰刻著手傳札的字樣。

「啊,沒有關係,我等著就好了。」在陸奧進入手入室後,門外顯示的剩餘時間開始從十五分鐘倒數。
手入室似乎是用機器為刀們維修,雖然本丸整體帶給人古樸的感覺,但又有著不少科技進步的設施。

只不過是一刻鐘,羽根理索性直接跪坐在門口,靜靜等候著。


十五分鐘過後。
門上的殘餘時間歸零,但陸奧卻沒有出來。

「時間到了欸!」
羽根理站起身,伸手想要開門,魂之助卻一躍,擋在羽根理和房門之間。

「使用手傳札就能瞬間完成手入。」小狐狸再次這麼說著,同時示意了在剩餘時間的顯示屏下,那個正好能投入手傳札的開口。
「欸?可是,時間已經到了……?」羽根理手上拿著木片,基於節儉心態,她原先是不打算使用手傳札,但魂之助似乎要求一定要使用……?

「使用手傳札就能瞬間完成手入。」
「那個……」「使用手傳札就能瞬間完成手入。」
就像損壞的機器,魂之助反覆著同樣的提示。

「……一定要用嗎?」
不使用的話,陸奧守似乎就回不來了。
羽根理嘆了口氣,將手傳札投入剩餘時間下的開口。

「完成手入,刀劍恢復元氣了呢!」小狐狸從門邊離開:「為了下次合戰場的勝利,來強化部隊吧!」

「陸奧守先生還好吧?」趁著小狐狸帶路的途中,她湊近剛出手入室,一臉容光煥發的陸奧詢問。
「嘎哈哈哈!也沒啥事,儂別擔心!」陸奧揉揉羽根理的頭,爽朗地回應。


抵達鍛刀室後,魂之助同樣進行著說明的相關程序。
羽根理悄悄地觀察了下陸奧的反應,對方看起來很認真地聽著魂之助的說明,好像他才是審神者一樣。
見到身邊的刀男這麼認真,羽根理只好同樣乖乖地聆聽說明,但不時東張西望觀察鍛刀房,以及那個小小的刀匠。

在投入各資源和依賴札後,小小的刀匠開始活動。
房門的顯示屏上從二十分鐘開始倒數,底下同樣有著像是可以投入手傳札的方形開口。

「這次就按照這個狀態製作看看!本來的話,不經過剩下的時間是不行的,這次就請特別讓我用手傳札吧!」說明完畢後,魂之助叼著不知道從何而來的木板塞給羽根理。


因為有了先前手入室的經驗,羽根理毫不猶豫地把手傳札丟進剩餘時間顯示屏底下的開口。


「我是亂藤四郎唷。……吶,想跟我亂舞嗎?」
從短刀中喚出來的是一名金色長髮的少女,她走近拿著短刀的羽根理,雙手手扶住握著短刀的手,輕撫而下接過短刀。

「結束刀劍製作了!接下來試著製作裝備在刀劍上的士兵吧!」

同樣的,羽根理還來不及做出反應,魂之助就破壞氣氛地打岔,並走在前頭帶領大家前往製作刀裝的地方。
亂嘖了聲,嘟著嘴勾著審神者的手臂跟著前進。

在講解刀裝的製作以後,魂之助又說明了隊伍的編成和裝備刀裝的方式。
光是介紹審神者的日常工作,就耗掉了大半天。
陸奧似乎至始至終都專心在聽著小狐狸的說明,反倒是身為審神者的羽根理到處左顧右盼,不時忍不住和不斷搭話的亂閒談。

「說明完全結束了。」聽著魂之助如此開口,羽根理和亂同時深深呼出一口氣。

總算結束了啊。

「既然已經裝備上刀裝了,不如就這樣出陣吧?」軍裝短裙的少女轉了個身面向羽根理,秀麗的金髮在空中劃出美麗的弧線。
「戰鬥啊……有需要的話也沒辦法……」陸奧微微皺了一下眉,隨即舒緩了表情。

「出陣的話……那麼先嘗試突破剛剛陸奧守先生出陣的區域吧?」羽根理思索了會,回應。
「好的——」亂向站在身邊的陸奧伸出手,「那麼就請多指教了唷!」
「喔喔,這也多指教啦!」陸奧伸手回握。

在刀裝室多製作了幾份刀裝,仔細裝備上後,審神者將兩把刀送到門口,揮手道別。

結束傳送的設定,她取出手機大小的觸碰螢幕,藉此和戰場上的刀們保持聯繫。
多了短刀的協助,陸奧似乎很順利地在戰鬥著。

不妨再多鍛幾把刀增加戰力吧?羽根理心想。

一面確認戰況,她輕快地踩著小跳步前往鍛刀房。

]]>